重新评估你的住房价值
2020-03-03 20:10:5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​这个春季,送人几个N95口罩,或者一些新鲜的蔬菜,比送任何东西都让人感激涕零。当大多数人以家为原点,与小区为生活交互半径。生活的需求被压缩,情绪的燃点降低,点滴矛盾轻而易举被放大。只不过,在特定环境之下,他们也愿意跟现实和解。

静待在家的人也很容易被代入,奔波在生死一线的工作场景,比平日更容易打动人。最美的护士和医生“逆行”奔赴湖北等地,她们脱下防护服那一刻汗水从双臂流下,取下口罩露出被挤压皱褶的脸让人心颤,对比一些玩忽职守、临阵脱逃的人,两者之间云泥之别。此外,还有很多默默无闻的志愿者,组织车队接送医护工作者,给小区分配生活物质等等。他们不求名不求利,也许只是出于人性闪耀的一丝念想就付之行动。当然,还有很多看不见的龌龊隐藏在冰山深处,不排除他们借助灾难做出沽名钓誉的事来博出位。很多人深夜翘首等待作家方方的日记,有很多人骂她三观不正意欲何为。灾情是一道试金石,检验人性闪光之处;灾情也是一道分割线,划出泾渭分明的价值观。很多尿不到一块的人不断争论,内耗过盛的能量。这些都是非常时期的一景。

你在小区周围看到过类似标语么?

很多需求被改变,商品的价值也会被重新定义。

我之前对所住的小区还比较满意,小区容积率比较低,植被丰富,板楼通风透气,毗邻菜市场,再多走几步路就是一家大型医院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每到傍晚,小区每栋楼都会飘来朗朗的读书声,悦耳的钢琴声,甚至还有一点古典音乐,人与人相见笑脸相迎。几波广场舞大妈轮番上阵,把小区入住率不断推高,这样的小区还怕不升值?

谁知道,灾难突如其来,它分流一部分人,有人驻守小区,有人回归老家。田园牧歌式的场景不在了,业主抱怨楼上太吵闹,电视声音整天大的惊人;夜深人静的时候,有人站着阳台上喝酒之后大声喧哗,麻将声响彻到三点。我想,如果不是某个节点踩下刹车,物业保安人员肯定会在业主的怂恿之下冲到这户人家,捣毁麻将桌。这只是其中一方面。

不同小区有不同的病灶,单单就物业管理来说,物业管理是不是吃透的精神,他们会不会一味根据指令进行一刀切的防御,例如挂一些迂腐可笑的横幅让人贻笑大方,他们会不会把外地返乡的业主的门死死焊住,不让其出门,或者干脆让这些有家的业主在外流浪。有些保安平时受尽业主冷眼。此刻他们也承受个人健康风险来付出,作为基层最艰难的执行者,多头受气。业主如何看待保安人员,是不是主动参与其中,共建家园,还是一味颐指气使,默默享受服务?很多人等待疫情过去,再从物业人员身上找回优越感。谁也不能保证下一次灾情,物业会进行报复。

孟母三迁、禽鸟折木而栖,都说明一个好的环境能让自己的个体和家庭成员身心愉悦。很多人从自身实力出发,在买房之初从硬件方面做了最优的选择。只是没有想到,软件方面的因素往往更突出,例如邻里之间的熏陶,你肯定需要的是朗朗读书声,而不是哐哐当当的麻将撞击声,这些问题需要深切感受才能获得更多幸福感。

很多人厌倦了业主与物业无休止的吵闹,意识到小区管理问题所在。这是物业滞后的管理水平与业主不断求发展之间的矛盾。很多人破局的方式就是跳出这个坑,多给自己鼓一鼓劲,多挣一点钱,换一个好一点环境,以此求得心安。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,很快小区读书声、钢琴声会越来越少,打麻将、喝酒怒吼的声会越来越多,他们继续为一位难求的车位等林林总总的问题吵闹……一个小区好和坏,也在这一刻拉开了差距。

这次病毒摧残之下,很多行业会迎来新生,很多行业也会凋零。很多人选择在春节蛰伏,用这个难得的时间来反思,也有很多人烦躁不堪,在挥霍当中等待。

你有必要为了孩子,重新评估下自己的资产了。当然,评估的东西还有很多,改变能改变的。要不,你都会失去抱怨的机会,别人一怼你为啥不搬一个小区,你还不得老老实实忍受这一切?

后记:2019年年末,我去了腾冲和顺古镇,一个质朴、静谧的小镇。哲学家艾思奇故居就在此地,更重要这小镇还有一个几百年的图书馆,据说村民放牛时刻都在这里扎堆看书。

出品:晓寰文化实验室首发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